<td id="myaqk"></td>
  • <center id="myaqk"></center>
    <td id="myaqk"><source id="myaqk"></source></td>
  • 歡迎來到李常永天津刑事律師網!

    在線咨詢 | 聯系我們

    律師介紹

    李常永律師 李常永律師簡介李常永:四川大學法學碩士,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業務主任、經濟犯罪業務二部負責人,前高校教師。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法學會刑事辯護高峰論壇“優秀刑事辯護律師”。天津市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天津律協...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李常永律師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郵箱地址:68148370@qq.com

    執業證號:11201201210709214

    執業律所: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律師文集

    李常永律師:騙取貸款案無罪辯護的審查思路

    引  言 

    “騙取貸款罪”是我國《刑法修正案(六)》第十條增設的罪名,是金融領域的多發型犯罪。自2006年增設以來,如何理解該罪“欺騙手段”、“重大損失”、“其他嚴重情節”等犯罪構成要件,學理上一直存在爭議。在司法實踐中,出現了許多無罪裁判案例,對律師的辯護工作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我國《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規定:“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貸款、票據承兌、信用證、保函等,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給銀行或者其他金融機構造成特別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從上述規定看,“騙取貸款罪”也是“詐騙”型犯罪中的一員,只不過騙取貸款罪不要求行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如果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則構成貸款詐騙罪。從刑法學理和審判實踐看,“詐騙”型犯罪的構罪模式基本相同。對于騙取貸款罪而言,其模式應為:一、行為人實施欺騙行為;二、金融機構工作人員產生錯誤認識;三、基于錯誤認識而發放貸款;四、行為人取得貸款;五、金融機構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最后,綜合全案事實與證據,能夠認定行為人主觀上具有騙取貸款的犯罪故意。

    在辯護實務中,律師可以從上述諸環節進行逐一審查,準確界定罪與非罪,從而確定辯護方向(無罪辯還是罪輕辯),為當事人提供有效辯護。


    欺騙手段                                           

    行為人是否采用“欺騙手段”向銀行等金融機構申請貸款,是騙取貸款罪最基本的構成要件,也是能夠刑事立案的基本要求。在實踐中,往往是根據“銀行貸款到期不能償還”的后果,倒推貸款審批時申報材料是否有“虛假”。也就是說,證據一般都能夠證明行為人向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的申報材料中有一定的“虛假”成分。

    但是,也應注意到,銀行審批貸款手續繁瑣、條件嚴苛,要求所有借款人提供的所有材料均為真實而沒有任何瑕疵,似有“強人所難”的嫌疑。在審查“欺騙手段”是否成立時,律師應注意區分“材料瑕疵”與“材料虛假”,材料的“虛假性”是否足以導致有專業知識的銀行審核人員陷入錯誤認識。換句話說,“虛假”有一個程度的問題。如果申報材料存在的“虛假”顯而易見,則有理由認為銀行及其工作人員對此存在“明知”,尚不構成刑法意義上的“欺騙手段”。否則,會不當擴大打擊面,混淆刑事犯罪與民事糾紛的界限,這與立法目的是不相符的。

    在刑事訴訟中,證明“欺騙手段”、“材料虛假”的舉證責任在控方。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對材料的真實性有合理辯解,最好有針對性地進行舉證。假如辯方能夠初步證明申報材料有可能真實而并非虛假,則控方應當強化舉證,排除該合理懷疑。

    陷入錯誤認識

    從法條上看,所謂“騙取”,是指“因騙而取”,這就要求行為人的欺騙行為能夠產生相應的效果,即令銀行工作人員陷入錯誤認識。此時,“銀行工作人員陷入錯誤認識”與“銀行陷入錯誤認識”內涵應該是相同的;行為人行騙,只能是向有思維、會判斷的自然人行騙;“雖然工作人員沒有被騙,但是銀行作為單位被騙”的邏輯不通。

    行為人雖有“欺騙行為”,但是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工作人員沒有陷入錯誤認識的情形并不少見。比如,真實的借款人為張三,此前與銀行有過多次借貸合作,但近期的資信出現了問題(或者出于貸款限額的考慮),銀行方仍打算貸款給張三,雙方協商讓李四出面申請貸款。此時,對于誰是真實的借款人,銀行并沒有陷入錯誤認識。又如,貸款的真實用途與申報材料中記載的用途不一致,銀行方對此知情,沒有陷入錯誤認識,則不能認定為“以欺騙手段取得貸款”。

    在辯護實務中,律師應注意審查銀行工作人員的陳述、證言是否屬實,是否符合貸款審核流程,是否與常識、常理相悖。只要能夠形成銀行方“沒有陷入錯誤認識”的初步證據,當事人就有出罪的可能。

    基于錯誤認識而提供貸款                   

    控方必須能夠證明:銀行等金融機構向行為人發放貸款,是由于受騙,“放貸”的結果與“欺騙”的行為才能確立因果關系。正如張明楷教授在《騙取貸款罪的構造》一文中所說:“如果行為人雖然實施了欺騙行為,但金融機構工作人員沒有產生認識錯誤,則不能將發放貸款的結果歸屬于行為人的欺騙行為,只能認定金融機構工作人員成立違法發放貸款罪。”

    假如證據能夠顯示:銀行發放貸款,并非由于銀行工作人員“陷入錯誤認識”,而是在主觀上明知申報材料有虛假的情況下,基于對以往合作產生的信賴,或者基于增長業績的考慮,而向行為人發放了貸款的,則貸款被發放的后果應歸責于銀行工作人員的違法發放貸款行為,而不是借款人的欺騙行為。

    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

    從法條上看,單純的銀行貸款被發放出去(行為人取得貸款),并不足以認定構成騙取貸款罪,“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顯然是必備的構成要件。

    在司法實踐中,大量涉嫌騙取貸款罪最終被判無罪的案件,出罪的理由都是“沒有造成重大損失”。包括雖以欺騙手段取得銀行貸款,但是提供了確保銀行實現債權的足值抵押;全部或者絕大部分貸款能夠及時歸還;在案發前,有人代償貸款等情形。

    總之,只要銀行貸款已經回收或者能夠保證回收,沒有造成實際損失的,都可以認為不符合“造成重大損失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構成要件。

    犯罪故意                                           

    在完成客觀判斷的基礎上,主觀責任判斷不可或缺。在涉嫌共同犯罪、與他人“合謀”共同騙取貸款的案件中,要特別注意“共同犯意”的審查判斷。

    在實踐中,常常出現實際借款人與出面申請貸款的“名義”上的借款人不一致的情況,此時要特別注意審查銀行方、實際借款人、名義借款人三方之間的行為互動,綜合銀行方與實際借款人的溝通情況、虛假材料的制作、提交、審核情況、實際借款人與名義借款人之間的關系等,綜合判斷名義借款人是否與實際借款人形成了騙取貸款的共同犯意。

    假如證據顯示,名義借款人對于材料的虛假性并不知情、并未與實際借款人形成合意,則應認定名義借款人不構成犯罪。

    比如,在青海暢聯鋼材貿易有限公司、青海敬業貿易有限公司、何加炬、蘇雪菊騙取貸款改判無罪一案中,裁判文書認為:“根據現有證據,能夠查明虛假資料系青海江南投資擔保集團有限公司向銀行提交且部分貸款資金最終流向該公司,但認定各貸款公司共同提交虛假資料、形成騙取貸款合意的證據不足”。

    又如,在張秀平騙取貸款改判無罪一案中,裁判文書認為:“根據查明的證據無法證明張秀平與井占龍之間有騙取貸款的共同故意,也無法證明二者在申請貸款過程中有騙取貸款的意思聯絡。在申請貸款的過程中,科利達公司申請貸款所需材料均由井占龍為其提供,張秀平按照其出納的崗位職責向信用社遞送貸款申請材料,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張秀平與井占龍有騙取貸款的共同行為”。


    胡適先生說:為人辨冤白謗是第一天理。在罪與非罪問題上,辯護律師不應輕易放過當事人可能無罪的事實和理由,而應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爭取最大限度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注:

    2020年3月,李常永律師、張娜律師共同辦理的某涉嫌騙取貸款三百萬元一案,終獲《不起訴決定書》。在審查起訴階段,辯護人閱卷后,及時撰寫并提交了當事人《不構成騙取貸款罪的法律意見書》,并根據兩次退回補充偵查的證據情況與承辦檢察官持續溝通。在本案中,辯護人重點審查了銀行方是否陷入了錯誤認識、是否基于錯誤認識而發放貸款、行為人主觀上究竟系“故意”還是“過失”等三方面問題。通過專業溝通,有效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李常永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刑事業務主任。

    李常永律師是四川大學法學碩士,曾任教于高校五年。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法學會刑事辯護高峰論壇“優秀刑事辯護律師”。天津市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律政先鋒”律師大賽“優秀演說獎”、小組決賽“最佳辯手”。天津外國語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校外實踐導師。天津市田家炳中學法治副校長。

    自執業以來,專攻刑事辯護,迄今辦理各類刑事案件數百件。其中,有無罪判決、無罪裁定、檢方裁定撤訴、檢方決定不起訴等無罪案件九件;部分無罪案件獲得國家賠償;部分無罪案例入選《中國大律師經典案例》一書,人民日報出版社出版。二審改判、發回重審、重罪辯輕罪、免予刑事處罰、緩刑、輕判案件過百件。

    李常永律師數十篇刑事辯護實務研究文章被《中國律師》、《天津日報》、《河南法制報》、《無訟》、《民事審判參考》、《為你辯護網》、《法秀》、《金牙大狀》等媒體發表、轉載、收錄。

    李常永律師親辦成功案例(包括但是不限于):

    內蒙古自治區通遼市某被控故意傷害罪一案:歷經三年六審,最終改判無罪,并獲得國家賠償。

    天津市東麗區某被控受賄罪一案:一審改變定性為“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檢方抗訴,二審繼續辯護,最終改判無罪。

    天津市濱海新區某被控故意傷害罪一案:一審、二審均無罪。

    天津市薊縣某被控強奸罪一案:一審、二審均無罪。

    天津市南開區某被控挪用資金罪一案:李常永律師介入二審,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繼續辯護,判決“挪用資金罪”罪名不成立。

    河北省某被控隱匿會計憑證罪一案:一審法院判決“隱匿會計憑證罪”罪名不成立(合辦)。

    山西省太原市某被判敲詐勒索罪一案:歷經兩年、三審、五次開庭,始終無罪辯護,庭審直播點擊量超千萬次,檢方最終撤訴。

    天津市某涉嫌騙取貸款罪一案:涉嫌騙取貸款將近三百萬,論證不構成犯罪,檢方決定不起訴。

    河北省某涉嫌誣告陷害罪一案:論證不構成誣告陷害罪,檢方決定不起訴(合辦)。

    天津市某涉嫌妨害公務罪一案:論證當事人不構成犯罪,檢方不批捕、警方撤案。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同時,部分文章和信息會因為法律法規及國家政策的變更失去時效性及指導意義,僅供參考。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3828號-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247 Copyright ? 2018 www.sketchforu.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添加微信×

    掃一掃添加朋友圈
    鼎喜彩票